黄冈市 丘北县 探索 张家界市 灌阳县 营山县 光山县 抚宁县 大方县 抚远县 楚雄市 华容县 北川 青河县 揭西县 合作市
欢迎来到 爱他同志网,爱他同志网是 地区最大的gay同志网站! 爱他网APP

当前:首页/老年同志小说/老少恋:老少 by过往如梦(一)

TOP

老少恋:老少 by过往如梦(一)
266301次 发表时间:2019-07-21 23:22:39 | 0条评论 | 来源:爱他同志网|TXT下载



<老少>



第一章


     我的名字是祝涛,是个很平凡的小孩子。从小到大,既没亲人,也无朋友。


     所谓的那些父母,他们离婚了。


     是的,只是离婚这么简单。不过,我却成了他们的弃子。从小到大,一半的成长旅途是在爷爷奶奶的关怀下,痛苦的活着。另一半,则是更加痛苦的独自一人生存。


     许是上辈子犯了什么孽,导致了如今一系列的悲哀。是的,的确是悲哀。我看不透前方的路,也忘记了如何行走回头路,那些段路,太过黑暗、无情,侵蚀我的神经。


     于是我一人站在原地,望着行人匆匆,纷纷踏过,他们都有属于自己的路,或能找到,或许也像我这样迷茫。但对于我来说,实在是没什么事物能勾起我的兴趣。若说有的话…


     时间匆匆,几年时间,我就从他们俩夫妻去世的黑暗中走了出来。望着他们的陵墓,我在想,要是没有我,是不是能让他们走得安心一点?让他们不怪罪我所谓的父亲…


     这一年,我已经高二了。


     像我这样的穷孩子,每天都在勤奋读书,每一节课都要认真听讲。听爷爷说,每个读书考大学的孩子都很有前途,我相信了。


     而我的资金来源,则是那些微薄的助学金奖学金以及…打工钱。


     我还记得那年春天,正值春暖花开,草长莺飞。整个小县城里都飘起绵绵细雨,太阳也躲了起来,大抵是害怕粘上我的晦气。


     大路上的行人很少,汽车开过携带着路上水槽飘起的水花,溅射在一旁。行人们纷纷恼怒的怨骂几声。而我,也只是皱着眉头,避让开。这些嘈杂的汽笛声与谩骂声,终于拉开了清晨的序幕。


     人越来越多了,而学生也越来越多了。时至六点,我终于走到了包子店。


     “老板叔叔,早!”我微笑向着中年老板请早,他是我的老板,而我,则是这家店的小员工。


     这家店位于学校周边,生意较为红火,特别是每天清晨上学的黄金时段,而且这家店价格实惠,份儿足,口感很棒,久而久之,很多学生都会在这家店买早餐。


     我老板今年有了五十多岁,是个很平常的人,肉嘟嘟的脸,很圆,很可爱。他有一个老婆两个儿子。比我大六七岁,平时也偶尔见到他们,毕竟这是他家。


     老板人很好,大方,善良,从来他做的肉包子份量都不会少那么一丁点,老板娘也是个好女人,大清早便已经穿戴好,下楼替老板打下手,从我到这家包子店以来,从未见过他俩吵架。


     “老板娘早!”我打着招呼,其实我这人很少说话,特别是与陌生人交谈。


     “小涛,起这么早啊?下着雨呢,大冷天的,快快,进来暖暖火。”老板娘系着围裙,热情的拉我进去,在煤炉旁暖手。


     说起这两夫妻,我很感谢他们。在我奶奶去世之后,我就开始在这里干活了。那时好像也有十三岁了吧,因为爷爷一个人资金来源也不大,我不得不提早出来干活。


     不过我很庆幸,第一任老板家人对我都特别好,四年如一日。有时候看着他们,我真的把他们当成了我的父母。


     老板在一旁看着我,说:“涛啊,每天不用那么早来,在家多睡会儿,精神足儿。你吃过了的吗?我给你弄点包子吧。”


     每次老板都是这么说,我也只是笑了笑,没有回答,只是摇头。


     他们都知道我的家事,我想,那就是他们接收未成年员工的原因吧。


     每天清晨都很忙,我来得早,不是因为我笨,而是身处在这样的环境,实在睡不得太久,而且,老板与老板娘对我很好,我不能因为这点而晚来,那样会让他们感觉我是个懒惰的孩子。


     每月的工资不高,四五百块,但却成了我仅有的来源,所以我很需要这份工作。


     每天千篇一律的卖包子,说实话我确实有些麻木的,那这样学生、大人常来这儿买包子,久而久之,我与他们都熟悉了。


     “小涛,给我来四个肉包儿,一瓶豆浆儿,两根油条。”一个大叔嚷嚷道,他带着个小孩儿,他是王叔,这家包子店隔壁的邻居。


     因为周围人确实很多,各种声音汇聚起来,颇为刺耳。


     “好!”我应了一声,带着笑道:“王叔,又带小王弟弟去上学呐?”


     “是啊,这天气,冻死人了。”王叔朝我笑了笑,把钱也一并递了过来。


     找了零钱补了给他,一个穿着县中校服的学生凑了上来,一脸贼兮兮的模样。


     “涛啊,给我来四个包子两瓶豆浆。”那个学生我认识,而且特别的熟悉。他就是我的同桌,一个从不认真学习的人。


     看着他我笑不出来,因为每天早上他都会这找我,而且使用的借口都是买包子。当然,买这么多他肯定要分一半给我。


     你瞧——“涛,咱是兄弟不?”他搭着我的肩,一脸郑重。


     说实话每每听到他这么说我都懒得理他,老板与老板娘也是想笑不笑的样子。


     “得了少碍眼了,作业在书包里。”我漫不经心的瞥了他一眼,实在没好气的说。


     他听到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直奔我书包所在处,我只好闷闷的说了声:“虚伪。”


     周边有着两所学校,一所是初中,一所是高中。这小县城很破旧,但这些农民与镇上人,都很善良。


     “小涛啊,这么早?”


     一个磁性的声音响在我的耳边,这个声音很熟悉,每次听到这个声音,也都知道,他来了。


     “诶,是的,殷伯伯也早。”只是我一贯的回话,而他这么多年来,也一直在重复着这句话。


     我默默的拿出两根热切的油条,打上一碗热腾腾的豆浆,端到桌子上,而殷伯伯也同样坐了过去。


     这是一种默契,是后天养成的。每天周伯伯都喜来这家店吃早餐,而且点的都是同样的,从无例外。久而久之,对于他想要的早餐,我不用问也知道了。


     “哈哈,还是小涛了解我。”他笑得很爽朗,一头硬邦邦的灰白发丝,也都像是抖了起来。他的脸很慈善,两目上有着几条皱纹,虽然不怎么显得老态龙钟,但他却已经六十岁了。


     每天清晨,看到他我总会想起爷爷,不知道为什么,既让我害怕,也让我默然揪心,但隐约间,还有些暖意。


     “殷伯伯,又去打拳么?”


     这一年,刚刚兴起打拳,而殷伯伯也爱好这种运动方式,看着他身穿着白色衣服,脚踏圆口布鞋,我明知道是这样,也忍不住亲口问。


     “是啊,闲来无事,就打打拳,活动活动。”殷伯伯笑了起来,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。


     不知为何,殷伯伯的笑容能感染我,让我不经意间也跟着他笑了起来,而事后才发现自己竟然对着他老人家傻笑了一早上。


     “好孩子,伯伯打拳去咯。”站了起来,清晨的风吹在他的衣角,随风飘动,牵着我的笑意,溢满心间。不知为何,我总感觉冥冥之中,殷伯伯与我的缘分,像是早早就被牵到了一起。


     一早上的历程就这样过去了。我不在回味之前,而是期待明天…这是一种感觉,一种史无前例而非常强烈的感觉。他像是毒品一般,让我在欲罢不能。


     当时我并不知晓男女之间的事,更不知道男男之间也存在着爱情,更何况,他是一个老头,我是有一个小孩。这么多的清晨,我从未往爱情上面想过,我以为,我失去了爷爷,失去了奶奶,失去了父母以及我的一切,他只是我生

登陆后才能下载

已经过百度安全检测,放心下载

    
首页上一页 1234567 下一页尾页 当前第1
做1更猛,做0更骚 骨灰级rush 19元买一送一

同志用品攻受爽翻天隐私发货全国包邮


上一篇一个真实的恋老故事 下一篇老年同志:指南针 作者:kimger001